直播吧11月15日讯 在接受《足球报》采访时,大连人球员费煜回顾了自己此前异常坎坷的足球生涯。

——儿时不被看好

有一次跟谢导聊天,谈到小时候的话题时他很感慨,他说十个教练中有九个都说他踢不出来。听他说完,我感觉挺自豪,心里暗想自己终于有一样能够超过我的主教练。他不过是十个人里有九个否定他,而我,十个人得有十一个否定……

——未能师从徐根宝

徐指导看了我一眼就说,这个不用测了,踢不了球,下一个吧。然后就让我走了。其实我觉得徐指导也不算判断错误。确实,我在91年年龄段里不算突出,就算是今天,我依然不算突出。我只是热爱足球,特别爱。那些徐指导看好的球员,他们确实比我成名更早,成就也更高。

——回顾申花生涯

那时候申花处于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不管是在个人待遇上还是出场机会上,我都看不到明确的方向,所以我就跟家人商量了一下,还是出国闯一闯,也磨炼一下自己的意志,提升球技。如果能留在欧洲常年效力就留在欧洲,如果不行就再回到国内重新寻找球队。家人同意了我的想法。

——留洋的坎坷

悲惨世界即将上演,遇到这个经纪人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我不是说所有的经纪人都不好,但球员在选择经纪人时,一定要慎重。我去的时候波兰已经是冬天了,最低温度已经到了零下。我睡了一觉后有人猛烈砸门,是一个穿着运动服的人,他通知我马上去比赛。我一路飞到波兰旅程和候机时间加起来接近一天一夜,而且下了飞机我也没有吃过东西,直接被通知要比赛我都懵了。胡乱在酒店吃了点东西,我就去比赛了。说是比赛,其实是一家波超球队的试训。说真的,别说比赛了,就是让我站着我都要倒。第一次试训失败了,我被经纪人带到了一家二级联赛的球队。

从谈合同到发工资,我一毛钱都没见过。每天有住的地方,然后在住地附近的饭店有权利吃一顿午饭和晚饭,每顿饭一个菜,一周可以吃一次肉。坚持了几个月,直到有一天,接待的外国人说中国经纪人并没有按照约定的比例,把我的工资分给他。他要求我必须给中方经纪人打电话,对方必须立刻还钱,否则就要我好看。我打通了国际长途,但是没有得到中方经纪人的支持和帮助。我在波兰曾无家可归,也曾在大雪地里骑自行车摔得很惨,后来是我跟中方经纪人哀求了半天他才给我了200欧元让我从波兹南回到华沙,然后回了国。

我不甘心,后来又去了葡萄牙,另一个经纪人帮我联系的是葡乙的球队。葡乙其实就是一个半职业联赛,相当于中国的中冠而不是中乙,条件比波兰还差。我住在体育场下面的半地下室,如果你们看过香港电影,有时候犯人走出牢房面对直射的阳光时会下意识用双手挡住眼睛,这个动作我每天都要做。半地下室阴冷潮湿,看不见太阳,吃饭更是没有保障,训练中渴了就直接喝水管里接出来的自来水。

最惨的是我们去客场比赛所乘坐的中巴,主力球员可以坐在座椅上,替补球员就坐在中间摆放着的小塑料椅子上,那滋味还不如就坐在地上或者蹲着舒服。车厢里的空气不流通,如果再来几个急刹车,简直要命了。下车后第一时间就想吐,但又不好意思,只能硬憋着……

我们跟欧洲足球相比,先天就存在极大的差距,比如说在波兰,当地球员能够在零下十几度的冰天雪地里穿着短衣短裤露着手臂大腿从容训练,而我则被冻得四肢僵硬头皮发麻,每次触球后都担心摔倒后会不会立刻骨折,也很难保证在零下十几度的情况下做出标准的技术动作。

(南陵哭哭生)